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家庭乱伦 >> 口述:酒后丈母娘趁机对我侵犯引诱了我

口述:酒后丈母娘趁机对我侵犯引诱了我

日期:2020-04-13 来源:小说网



我2015年大学毕业后幸运地在老家市政府当上了秘书。
 
  第二年看到别人大把大把地从南方挣回钞票,便鬼使神差般地辞了公职下海。在南方某市四处奔波。几年下来仍是囊空如洗,30岁仍孑然一身。就在我几近穷途末路时,我有幸认识了现在的妻子.在一次聚会中相识后,她主动向我发起了进攻,感情发展迅速,一年后就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。她很快答应带我去见未来的丈母娘。
 
  在这之前听妻讲,她7岁时父亲病逝,母亲守寡十多年,将女儿抚育成人。我对未来的岳母充满了敬意,同时心里又有些恐慌:害怕她将我这个比其女儿大9岁的女婿拒之门外。
 
  42岁的丈母娘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轻。举手投足间保持着特有的庄重韵味。第一次见面不冷不热,像例行公事似地款待了我,这已令我心满意足了。就这样,我和妻举行了婚礼。
 
  由于单位没分房,又一时凑不足钱买商品房,丈母娘将自己的三室一厅加以装修,腾出一间给我们作新房。
 
  对于丈母娘,我始终有一种拘谨。一来也许是因为她“妈”的身份,在我面前保持着矜持,二来她比我大10岁,呼她“妈”总有点别扭。幸好妻性格活泼,在我和岳母之间左右逢源,气氛才不至于僵化。
 
口述:丈母娘竟趁我喝醉,性侵了我
 
  后来,公司指派她出国工作,时间九个月。临行前,妻抱着我哭成了一个泪人。我信誓旦旦地向妻子保证:“我会日夜想念你,一直盼着你功德圆满,早日归来。”
 
  妻走后,“三口之家”剩下我和丈母娘朝夕相处、同室共餐,电视旁和餐桌上,我岳母的话渐渐多了起来。话题由过去一般性的寒喧,慢慢发展成为交流和讨论。由于我属于那种不会料理自己的男人,饮食起居全由丈母娘包揽,连内衣内裤也悄悄拿出去洗涤。不知为什么,我感觉到和丈母娘相处越来越融洽,她那“妈”的矜持消逝不见了,“辈份”似乎也在慢慢淡化。直到这时我才注意到岳母其实是一个很健谈的女人,对事业对人生有许多独到见解,而且那么了解人性人情,令我暗暗折服。渐渐地,两人之间滋生出一种亲密和默契。
 
  后来一次偶然事件,猝不及防地打碎了我与丈母娘的平衡,促使“母子”关系发生了深刻而微妙的变化。
 
  那是一天下午,丈母娘下班途中被一辆汽车撞倒在地。闻讯后,我火速赶往医院,此时岳母在病床上挂着吊针,右脚造成粉碎性骨折。连续几天,我请假一直在医院日夜守护着,跑上跑下,换针拿药,炖汤送水,双眼熬得通红。同室病友羡慕地称赞她有这么一个年轻而又重情的老公,丈母娘微笑着竟然没有纠正。
 

[1] [2]  下一页